一个Windows爱好者的叛变

就在刚才,我完成了《使用Mac作为工作计算机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简要介绍了那些我梦中的电脑们。事实上,从有记忆以来,电脑这个词对我来说一直都特指Windows电脑–这对于一个资深果粉来说还是挺不容易的。

转变起始于我去年切换到iPhone的实验。

Android的便利性是无与伦比的。当我离开家时,它会自动关闭Wi-Fi切换到蜂窝网络;当我走到商场时,他会提醒我我的购物单上有某些商品需要购买;当过年时,他会帮我抢下各种红包……微X加持下的微信还勉强算是一个可用的软件,而切换到iOS的微信后,没有任何一个能用的功能给人带来的强烈落差是极具冲击力而难以适应的。此外,iOS的手势操控相比安卓来说可能还差了十年,硬件设计就更不用提了。

但同时,我省心了很多。我不需要在时不时打开某个软件检查是否有通知,因为大家都必须走APN。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国内无法接收到GCM。虽然对我的设备来说不存在任何影响,但是各大流氓的大显神通是我难以躲过的。无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淘宝还是美团。我需要一个个实验他们如何才能发出推送,然后小心的屏蔽掉他们不该有的需求。能躲避和流氓们的斗智斗勇真的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或者说,我变懒了。

当我回到小米的怀抱后,我变得更加不适。MIUI的绑定十分恼人,xiaomi.eu虽然干净也仍然继承了MIUI无法屏蔽手势栏的问题,lineage和AOSP在国内环境下用起来真的是令人心累。在国内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只能借助流氓来对抗流氓。

时至今日,Windows已经成为了最佳Linux发行版。从最开始只能在Widnwos上接受Android的推送通知到之前可以在Windows上直接控制手机,到现在可以直接在Windows上安装Android应用程序,Windows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但是,pwsh、choco没有成为标配的当下,对即时与便利要求最高而对性能要求较少的工作电脑来说,Window是否是最佳选择依然有待商榷。追本溯源,其实还是因为,我变懒了。

此时,缺乏与手机系统的交互打响了萨拉热窝的那一枪。

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搭配电脑来满足各种需求。在过去,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我坚持电脑一定要能带的动几款游戏,并建立了17寸移动工作站-15寸二合一笔记本-13寸平板电脑的三级结构来满足不同需求。但在2021年中,我在笔记本上的游戏时间总和为0,或许从某方面反映着此前决策的失误。如今17寸移动工作站被便携很多的15寸游戏笔记本所代替,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成为最后一台高性能笔记本电脑。工作笔记本的选择成为了新的难题。正如我在此前实习生文章中说的,或许没有一套最好的电脑搭配,只有一套最符合当下需求的电脑搭配。


壬寅年春

于丹棱街5号